态度|阿里云“换帅” 或许与这次宕机息息相关

发布于 2022-12-30

出品|网易科技态度栏目

作者|赵芙瑶

编辑|丁广胜

同一天,接踵而至的两份内部信,掀开了阿里云变阵的大幕。

一时间,业界瞩目,在2022结束之际,阿里云为何选择这个时间节点进行管理层“换血”?

首先,每年“双11”购物节之后,阿里巴巴都会根据业务发展情况、大环境以及行业变动对人事架构进行相应调整,去年12月阿里的零售版块就经历了一次“洗牌”。

其次,12月18日的“宕机事件”或许是此次人事变动的“导火索”。当日下午,阿里云位于香港的数据中心因制冷故障发生宕机事故,此次故障历时超过15个半小时,无疑是阿里云运营十多年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大规模故障,多个大客户受到严重影响。

此次事故后,张勇在29日向阿里云员工发出的第二封邮件中,明显为员工敲响了警钟。他强调「客户第一」的价值观从来都不是高高挂在公司墙上的标语,而是支撑阿里每一天获得成长的基石。并指出“必须将客户的信任视为生命。”结合第二封邮件可以判断,阿里云的系列重大故障引起了张勇的重视,此次张勇亲自兼任阿里云总裁,势必要亲力亲为的改善内部工作方式与作风。

所以,阿里云变阵果断,张建锋将不再担任阿里云智能总裁,并继续担任达摩院院长,而张勇将兼任阿里云智能总裁。与此同时,程立将不再担任阿里巴巴CTO,由吴泽明接任。明年4月1日起,童文红不再担任阿里巴巴CPO,由蒋芳接任。

阿里为何持续加码云计算?

鲜少在公开场合发表演讲的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CEO张勇,每次出现都会带来自己对于团队管理、公司发展战略的思考。回首过往,张勇在阿里经历了怎样的起起落落?当时间的指针转向2023,阿里又为何一直执着于云计算业务?

早在2018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马云就钦点了张勇作为阿里的未来“接班人”。彼时马云透露,为了让张勇接任董事长一职,自己曾连续两年时间为他“下药”。2018年,马云并未选择十八罗汉之一出任董事长,而是转而选择了2007年加入阿里的张勇。他称赞张勇敢于冒险、敢于改变,对于张勇及其领导的团队充满信心,而这些信心或许来源许张勇加入阿里巴巴十余年来的表现。

张勇于2007年8月加入阿里巴巴集团,担任淘宝网首席财务官,参与设计淘宝商业模式,帮助淘宝在2009年年底实现盈利。随后张勇兼任淘宝网首席运营官兼淘宝商城总经理。在张勇带领下,B2C业务淘宝商城高速发展,成为阿里巴巴集团最重要的业务之一。2011年天猫成为独立业务后,张勇出任总裁,并创造了里程碑式的全球狂欢购物节——“双十一”。

当张勇在零售行业大展宏图之时,马云已经开始居安思危。彼时,马云嗅到了云计算和大数据赛道的商机,那时亚马逊的AWS刚成立不久,中国还没有形成较为完备的概念,业界对云计算也没有清楚的认知。这时马云遇见了微软亚洲研究院副院长王坚,两人一拍即合,王坚随即从微软离职加入阿里成为首席架构师,2009年,在阿里巴巴迎来第一个十周年时,阿里云计算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在2010年的中国IT领袖峰会上,马云曾高调发言:“如果我们不做云计算,将来会死掉。”之后更是大手一挥,表示愿意每年为云计算业务投资10亿。

随后十几年,阿里云的发展跌宕起伏。首先是心理学出身的首席架构师王坚备受老员工质疑,阿里云的业绩也常年在集团业务中垫底。但是马云并未轻言放弃,2012年,阿里云独立成立事业群;2018年,阿里云又升级为阿里云智能,发力 To B 市场;2019年,阿里云开始为整个集团业务提供底层支撑。如今,阿里云已经成为了阿里集团的核心业务,阿里云也历经了四代掌门人:心理学博士出身、曾任职于微软亚洲研究院、为阿里云打下坚实基础的王坚;被认为阿里云商业化的成功推动者、开启其全球化征程的胡晓明;带领技术团队攻克了超大规模互联网的工程技术难题,带领团队应对了双11、12306春运火车票购票系统等业务场景下高并发技术难题的张建锋以及刚刚“新官上任”,拥有丰富履历的张勇。

历经风雨的阿里云也在近年迎来了苦尽甘来的时刻。根据Gartner与IDC所发布的全球云计算laaS市场报告显示,亚马逊云科技、微软与阿里云是排名前三的“三驾马车”,报告还显示,阿里云在亚太云计算厂商中位列第一。2022年,成立13年的阿里云也首次实现了扭亏为盈。但是在行业格局风起云涌的态势下,阿里云能否“傲视群雄”呢?

内忧外患下,云计算的盈利长跑

从今年阿里巴巴集团公布的2022年第四季度及2022财年业绩来看,在截至2022年3月31日的2022财年,阿里云EBITA利润从2021财年的亏损22.51亿元大幅改善为2022财年的盈利11.46亿元,这是阿里云成立13年来首次年度盈利。

与此同时,市场格局正在暗潮涌动。目前无论国内还是国际,云计算行业都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赛道十分拥挤,竞争日益加剧。放眼国内,第一梯队由阿里、腾讯两大互联网厂商与传统IT企业华为构成,主要提供综合性云服务;第二梯队为天翼云、移动云等传统电信运营商;第三梯队包括浪潮云、京东科技、曙光云等。2021年,字节跳动也宣布全面进军云计算IaaS服务,成立“火山引擎”部门。国际市场方面,据Gartner发布2021年全球云计算IaaS市场份额数据显示,排名第一的亚马逊AWS份额为38.92%,微软、阿里云位居第二三名。

其中亚马逊AWS作为全球云计算龙头,盈利能力强劲,2021年全年营收622亿美元(约4100亿元),同比增长近37.3%。微软Azure云平台在2021年的营收增速则高达50%以上。作为唯一实现盈利的国内云厂商,阿里云的盈利能力已经得到了认证,但华为云、腾讯云一直在奋起直追,市场份额已分别达到全球第五和第六。

在国内外云计算厂商的双重夹击下,阿里云可谓面临“内忧外患”。云计算是典型的重资产运营模式,前期需要建设大量基础设施,数据中心的建设不仅需要服务器、电力设备、温控设备等固定资产投入,水电费、场地费、人工费等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研发成本也往往令人咋舌。云计算玩家的盈利之路远比想象中艰难。

众所周知,由于数据安全、数据格式、以及迁移成本等原因,客户往往不会轻易更换云厂商。在此背景下,阿里云的“宕机事件”无疑引发了一场信任危机。若不想被竞争对手撬开市场,还需整合阿里系统内多方资源,大力发挥平台优势,此时张勇“临危受命”,能否扳回一局?让我们拭目以待。

最新新闻
加载新闻列表

代码交流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