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地震对我国软件和信息服务外包的影响

 北京时间3月11日13时46分,日本发生里氏9级地震,并引发了海啸灾难和核泄漏危机。这一突如其来的灾难不仅重创了日本,也对全球产生了巨大影响。在经济全球化、一体化的今天,各国经济之间的关系日益密切,相互依存,日本地震产生的影响必然会波及我国经济。同时,日本也是我国软件与信息服务外包的主要发包市场,日本经济社会遭受的重创必然会影响外包业务,从而对我国软件与信息服务外包产业产生影响。因此,分析日本地震对我国软件服务外包影响的作用机制、影响程度、时间效力,提出切实可行的应对策略,意义重大。

一、国际贸易对服务外包业的影响

  首先,日本和中国经贸关系非常密切。日本是我们第三大贸易伙伴,是第一大进口来源地、第五大出口目的地;中国市场对于日本来说更为重要,2007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日本第一大贸易伙伴,是日本第一大出口市场。目前,中日贸易的规模将近3000亿美元,占中国对外贸易的10%左右。日本东北部受灾地区GDP规模占到日本总体经济的8%左右,规模还是相当可观的,同时这个地区又集中了一些电子、汽车、石化等产品生产企业,地震对制造业和服务业都会有一定影响。地震海啸引起的日本经济的“震动”必然也会传递到我国,波及产品贸易和服务贸易,对我国软件与信息服务外包影响无法避免。

  其次,日本是我国软件服务外包主要目的地国家,是我国最大的服务外包市场。2010年我国软件与信息服务外包产业发展迅猛,产业规模突破2750亿元,其中国际业务收入为55.7亿美元,同比增长33.9%。从软件和服务国际外包市场结构来看,我们和印度的出口地域结构完全不同,印度60%到70%的软件和信息服务外包来源于欧美市场,而日本是我国最大的软件和信息服务外包出口市场,占我国国际服务外包市场的比例曾经高达70%,近年来我国企业对欧美以及新兴市场拓展,使日本市场的比重有所下降,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软件与集成电路促进中心历年全国软件和信息服务外包产业调研的结果分析,现在实际下降到大约40%左右,约为23亿美元。我国许多从事国际服务外包的企业在日本都有业务,或设立海外子公司、或设立办事处、或者派人员在岸提供研发、编程、支持服务,华信、中软国际、东软、海辉、海隆等一些上市企业,在日本的服务外包业务量非常大。所以,日本市场的变动对我们软件和信息服务外包业发展还是有相当的影响,甚至对资本市场也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二、市场需求对服务外包的影响

  地震影响日本本国的IT    需求,影响我国承接服务外包的总量。国际服务外包的发包方市场,主要来源于发达国家的制造业、服务业等领域,日本汽车、电子、石化等制造业在地震和海啸中受到严重影响,近期势必影响这些领域的IT需求和投入能力, 减少IT投入。我国来源于日本的软件服务外包业务,尽管大部分承接的是日本信息技术企业总包商的二手、三手的转包业务,但是作为一手承包商的日立、富士通这些日本信息技术企业则主要承接日本国内的制造企业、服务企业的外包业务。地震对日本制造业、服务业破坏,势必会影响这些行业的外包需求;整个经济的负面冲击将传导到各行各业,进而影响这些行业的发包;最终用户市场需求的减少,会造成日本总体发包量的下降,势必会影响我国企业承接日本信息技术企业外包需求的总量。

  但是,这种影响是有限的、短暂的。随着灾后重建工作展开,,经济增速会逐步回升。灾后重建工作估计可能需要4到5年,甚至持续更长时间,届时大规模的资金会投入到基础设施建设、经济建设和改善民生之中,庞大的灾后重建规模,也带来了建筑、交通、钢铁、电子制造、基础设施等领域的外包业务机会。国内外包企业应当积极抓住这种机遇,为进一步拓展日本市场打下良好基础。

三、汇率变化对服务外包成本的影响

  地震影响经济的另一个重要指标是汇率变动。从历史经验来看,重大灾难发生后,受灾国的货币往往会出现短暂的升值,而后长期出现更大幅度的贬值。比如,1995年1月27日日本阪神大地震发生后,日元经过短暂盘整后一路升值,3个月内升值超过20%,但随后一路贬值,贬值幅度超过30%。2004年10月23日日本新泻县发生6.8级地震,日元先是升值7%,随后也进入贬值通道。历史惊人相似,3月11日日本发生大地震后,日元也快速升值。至3月17日,亚洲市场早盘日元对美元更是一度急升至76.51日元,达到二战以来最高水平。这一次,日本与西方七国集团联手干预外汇市场,阻止了日元的继续升值。我们预计,随着日本国内灾后重建的大规模开始,日本央行将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会向市场大量注入资金,从中长期来看日元会出现不小幅度的贬值。

  汇率变动对离岸外包业务有着重要的影响,要密切关注汇率对服务外包成本的影响。及其,由于日元的贬值、本币的升值,会降低企业的经营成本,增加企业经营利润。但是,考虑未来日元对美元贬值,加上人民币对美元升值,两个效应叠加,将削弱我国离岸外包业务的成本竞争力,吞噬我国外包企业的利润。我们要密切关注汇率的起伏、变化对我国服务外包业的成本、竞争力的影响。我国外包企业要高度重视汇率起伏情况的发展,提前做好心理的、财务的准备,积极应对,力争平稳过渡。

四、地震对服务外包影响的特征分析

    第一,地震对不同外包企业影响不同,要具体分析。我国一些从事服务外包的企业国际服务外包的市场结构是失衡的,日本的软件外包业务比重很高,对日外包的依赖度很强,如东软、华信、海隆等企业的国际服务外包业务有70%以上来源于日本,有的高达90%以上,相对而言,地震对这些企业影响就大一些。软通动力、文思等公司承接日本业务的比重小只有5%到10%,地震这些企业的影响就比较小。

  第二,地震对不同服务外包模式的影响不同,不能一概而论。地震对在岸模式的企业、在岸业务的直接影响相对较大,主要从事离岸业务的企业相对就较少。我国企业一般采用离岸-在岸模式的企业,但是我国企业在岸业务、在岸机构一般集中在东京、大阪和名古屋等大城市,所以这次地震对我国企业在日本的人员、业务影响相对较小,还没有看到有企业撤出人员、放弃业务的相关报道。

  第三,地震对软硬件影响程度不同。总体上说,硬件、制造业的影响严重,软件、服务业的影响相对小些。对硬件、制造业来说,进口出口受到的影响都很强,会影响我国整机、核心零部件的供应和价格。对软件服务业而言,主要影响的是出口,影响外包市场。

  第四,地震影响的机制比较复杂,要综合分析。如同地震、海啸和核泄露危机相伴而来一样,地震对服务外包业的影响是通过汇率、需求、成本、心理预期等因素综合发生作用,有的是直接的因素,有的因素是间接引发作用的。比如汇率,一般认为地震后经济会衰推、日币会贬值,但是结果出人意料,目前日元大大升值,对服务外包成本当下的影响反而是正面的;但长期来看,贬值又不可避免,对于这样的复杂传导机制,要积极研究应对。比如,地震引发对经济的心理预期影响,同样是波动的,也会影响成本、市场和需求。

  第五,时间上有延时。经济传导机制上有延迟,地震对服务外包的影响也会表现出不同的时间特征。初步分析,日本地震对我国软件服务业影响的实效性表现为:眼前没有影响、短期产生不利影响、中期产生有利影响、长期影响看自己实力。为什么近期当下没有影响?主要是由于合同周期性的关系,一些现有还在执行的合同,影响暂时还看不到,这种周期这能维持1各月左右时间。为什么短期不利?毫无疑问,地震会引起经济下滑,短期内IT投资需求必然会缩减,这个周期估计为可预见的3到4各月。为什么中期有利?日本必然要进行大规模的灾后重建,重振经济,这都将必然会带来巨大的市场机遇,这个周期或许会持续1到5年,这是时期,机遇和挑战会与我们并存。为什么长期影响看自身实力呢?长期来说,我国软件服务企业正在提升自己的交付能力、交付质量,积极实现国际、国内两个外包市场的协同发展,以欧美市场为目标着力推进国际市场多元化,基于此建立的能力是全面的,未来日本市场的拓展能力、竞争能力,主要看我们综合实力的提升。

五、国内巨大的内需市场和良好的发展环境会抵消部分因日本地震产生的负面影响

  国内软件和信息服务外包的巨大市场需求是我国软件服务企业成长的沃土。根据自己研究,服务外包分为国内服务外包市场(DSO,DEMESTIC  SERVICE OUTSOURCING)和国际服务外包市场(GSO,GLOBAL SERVICE OUTSOURCING),我们大部分外包企业都是一手开拓国际市场,一手依托国内市场,而且我国整体的软件和信息服务外包业主要是基于国内服务外包市场需求成长、壮大的。当前,两化融合、传统产业改造升级、新兴工业化发展释放了巨大的工业领域的服务外包需求,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经济结构调整必然依靠信息技术提升生产效率和管理水平,国内市场的巨大增长足以抵消地震的部分负面影响。

  国内政策环境为服务外包业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引擎。我国政府高度重视软件服务业、服务外包业的发展,先后制定财税、人才、投融资、技术创新等一系列优惠政策,并将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大连等20个城市确定为中国服务外包示范城市,深入开展承接国际服务外包业务、促进服务外包产业发展试点。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提出,要发展和提升软件产业,为软件和信息服务外包发展指明了方向;《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也提出要大力发展高端软件、信息服务等战略性新兴产业,着力提升自主创新能力;国务院4号文《进一步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刚刚发布,从财税、人才、投融资扶持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发展。这些政策措施将为我国外包产业提供良好的发展环境,促进我国软件服务企业提高核心竞争力。

  总而言之,在内需市场不断扩大的背景下,在产业政策持续给力的环境下,我国软件与信息服务外包产业持续高速增长的态势不会因为日本地震这一孤立事件而改变,未来十年依然是产业发展的黄金时期。

六、应对日本地震对我国软件和信息服务外包业负面影响的对策建议

  第一,认真对待,高度重视。既不能采取漠视不理、消极应对的态度,避免造成被动;又不能盲目夸大负面影响,避免产生悲观、消极情绪,避免造成负面的蝴蝶效应。政府、企业、中介机构和业界有识之士都要高度重视,及时采取相关措施,积极应对,力争把损失降低到最小。即使对未来不可预见的因素(比如汇率、心理预期的变化和波动),也要制定预警、防范和应对的措施。

  第二,广泛加强日方客户关系。中国有句老话,叫做患难见真情,在此次灾难的救援过程中,国内外包企业积极配合日本客户,帮助修复和重建相关系统,进一步紧密中日企业之间的信任关系,这将有利于灾后巩固我国外包企业在日本的市场地位。

  第三,积极把握日本灾后重建机遇。地震过后,重建在即,日本建筑、交通、钢铁、保险等基础设施方面,灾后重建将带来巨大的行业机会。我国外包企业如果能抓住机遇,积极参与灾后重建,将可以获得相关行业的大量外包业务订单,进一步提升承接日本服务外包的能力。

  第四,应积极把握日方业务转移机遇。日本是一个自然灾害多发的国家,出于风险分散的考虑,很多日本企业地震前已经开始在本土之外建立研发中心、数据中心等。此次灾难发生后,这一进程将会加速。中国作为一衣带水的邻国,拥有广阔的安全地域,抓住机遇将可以成为最重要的承接地。

  第五,密切关注汇率变化和波动对成本的影响。提前做好预警和防范措施,持续跟踪汇率的变化,判断变化趋势,及时做出应对措施,防止成本大幅度变化对企业经营造成过渡的负面影响。

  第六,长立足长远,服务外包企业要加快市场多元化进程,面向国内需求、面向欧美市场拓展业务。近年来,一些原本立足日本软件外包业务的企业,也一直在积极开拓欧美市场,来自欧美和东南亚等地区的业务比例明显增长,市场多元化进程取得重大进展。日本地震发生后,会加快我国软件和服务外包企业推进市场多元化进程,重视国内市场开拓、重视欧美等主流市场的拓展,重视新兴经济国家的市场拓展。

邱善勤 工业和信息化部软件与集成电路促进中心(CSIP)主任

**作者简介: **      

邱善勤,博士,高级工程师,工业和信息化部软件与集成电路促进中心(CSIP)主任,主持国家软件与集成电路公共服务平台建设与运营。邱善勤博士一直关注国内外软件与信息服务外包产业发展,发起成立了中国软件与信息服务外包产业联盟;同时还负责建设和运营国家软件与信息服务外包公共支撑平台,开展软件与信息服务外包发展战略研究工作。

   

代码交流 2021